Yellowstone & Grand Teton

6/7/17 - 6/13/17

人生最漫长的丈量不过只有百年,却天真地说着“永恒”。当面对着绵延不绝的青山、湍急的河水、奔腾的瀑布、斑斓的落霞、还有那穿过世间的风,这永恒却渺小得不复存在。

我好奇它们都见到过什么,是否有印第安人骑在马背上射出长剑,彩色的翎毛被风拥抱;是否有孤独的鸟低空掠过湖面,却又倏地飞起划过天际,没有烦恼的它们总是能飞得很高很高;究竟有多少的爱、恨与冷漠,多少的喜悦与愁绪,多少的拥抱与眼波。这所有的一切,无论曾经多么汹涌澎湃,最终都被静静地刻画在了时光里,不再被谁提起。